合同中还规定:“如贷款农户未能按合同要求如期如数偿还贷款及违约后需要交纳的违约金

来源:www.aidoufan.com

159

发布时间:2019-06-04 22:36

□ 实习记者 李文雯 文/图

合同中还规定:“如贷款农户未能按合同要求如期如数偿还贷款及违约后需要交纳的违约金

拿到贷款的村民

合同中还规定:“如贷款农户未能按合同要求如期如数偿还贷款及违约后需要交纳的违约金

发放贷款

核心提示

小额信贷在上世纪70年代发端于孟加拉国,它是满足穷人信贷需求的一种信贷方式,贷款对象仅限于穷人,额度很小,无需抵押。

从2006年开始,云南发展培训学院(YID)就在峨山县大西村开展了小额信贷项目,展开了扶贫路上的新尝试。

2007年4月2日是彝族山苏人的传统祭龙节,也是云南发展培训学院在峨山县塔甸镇大西村委会发放小额信贷的日子。

中午12点半,村民小组长在广播上通知后,申请了贷款的人们就陆续赶来了。上百人聚集在大西村的公房里,看起来很是兴奋。贷款发放了两个多小时,领到钱的村民们一个个高兴地离开了。

大西村是一个山苏人聚居的村落,共有22个自然村,16个村民小组,1780人。它位于峨山县塔甸镇西南42公里处,是峨山最贫困的村委会,也是省级贫困村之一。因为与外界交流较少,大西村一直处于相对封闭、落后的发展状态。直到现在,大部分的大西人仍然听不懂汉话,甚至不能与附近的村民进行语言交流。

每年过完年,大西村总有一些家庭陷入贫困。春耕生产马上就要开始,但此时一些村民手中的钱已经剩余不多,没有足够的资金用于购买生产物资,更没有多余的资金用于发展畜牧等产业。小额信贷在这时发放对很多人家来说真是“及时雨”,拿了这笔钱以后,他们就可以买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了。

云南发展培训学院的小额信贷

云南发展培训学院成立于2001年7月,是“互满爱,人与人”组织在全球开办的20所培训发展指导员到贫困地区从事发展援助实践的学院之一。培训过程中,发展理论培训和在云南当地发展援助项目的实践将穿插交替进行。

2006年,云南发展培训学院联系芬兰驻中国大使馆并取得其支持在大西开始发放第一笔小额贷款,那次的贷款全部是无息的而且是一次性还款,涉及4个村民小组中的31户农户152人,总贷款额为15800元人民币,贷款金额从300至1000元不等。按照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小额贷款利率,学院2006年针对31户农户的贴息为1264元人民币。该贷款项目由村委会副主任、项目区域负责人以及项目经理、学院发展援助者具体操作,自愿贷款农户需要获得社区村组干部的担保,并由学院、户主、担保人签订贷款合同。

2007年,在大西村农户自愿参与的原则下,学院与塔甸镇人民政府、大西村委会决定合作在大西村继续开展小额信贷项目。该项目的目标在于协助社区农户发展生产,增加经济收入;改善社区农业生产结构,提高农业抗风险能力;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提高妇女的经济操作能力;建立和促成当地社区良好的信用机制;建立和完善当地社区的信贷服务组织;在社区建立小额贷款保值增值的运作体系和机制。

2007年的贷款款项来源于芬兰大使馆、新西兰大使馆及“互满爱,人与人”组织,资金总额为19900元,此次贷款于4月2日发放到农户手中。贷款受益人为大西村委会3个自然村的48户农户,金额仍为每户300至1000元不等。

灵活机动的运作模式

云南发展培训学院的小额信贷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它的贷款模式灵活机动。学院在完成2006年的小额信贷项目后作了一个评估报告,报告中对2006年实施小额信贷的情况做了经验总结,并力争把2007年的小额信贷做到最好。

2007年,因为有上一年的经验,再加上农户对学院的小额信贷有了具体了解,所以想申请贷款的人比上一年更多了,针对这一情况,学院筹集了更多的资金,以使更多的人能贷到款,另外在具体操作上也做了一定的改变。

首先,此项贷款的对象是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人,因为这部分人家境贫困,向信用社贷款的话没有人给他们担保,因此更应该把钱贷给他们。其次,这次的贷款除了贷给困难的农户外,还贷给有一定经济头脑的农户。在大西,有小部分人会做点小生意,但是他们又没有资金,把钱贷给他们可以让他们做点小生意。大西小学的老师沐玲珍就贷了1000元,她家最近开了个小卖部,她说:“有了这笔钱,资金就能更好的周转了。”还有一农户祝仕英贷了600元,她打算用这笔钱来修羊圈。

今年的还款期限与去年相比也不一样了,去年是一次性还款,今年经过农户们开会讨论决定,由一次性还款改为分期还款,第一期为2007年8月15日前还清30%的贷款,第二期为2007年11月15日前还清剩下70%的贷款。

记者了解到,今年的小额信贷仍将遵循贷女不贷男的原则。另外,今年的贷款还要收取会员费,收回贷款时收取贷款金额1%的会员费,收取的会员费将用于下期的社区信贷资金。

最后就是今年的担保除了村组干部的担保外还需要被农户推选出来的贷款担保小组的担保。担保小组负责人也是村民自己开会讨论后选出来的,他们除了负责贷款担保外,还负责协助发放、回收贷款,监控和评估小额信贷项目,负责帮助、监督贷款人严格按要求发展生产;如贷款农户未能按合同要求如期如数还款及违约后需要交纳的违约金,则全部资金由贷款担保小组负责人偿还。

资金的回收和安全问题

因为贷款的是村上最困难、最需要这笔钱的妇女,那么她们的还款能力怎么样,信用度怎么样呢?大西村委会主任祝学勇说:“大西的村民都能按时还款,大西人是讲信用的。”发放贷款的杨冬也说:“大西的农户信用度很好,大家都能按时还款。”

但是据记者了解,在贷款合同上虽然明确了贷款双方及担保人的权利义务,但是却没有规定贷款人的违约责任。合同中规定,如贷款人和担保人故意违约或未能如期归还贷款,学院有权不再与贷款人所在自然村实施小额贷款项目;如贷款人如数、准时还款,将优先考虑贷款人下次的贷款申请。合同中还规定:“如贷款农户未能按合同要求如期如数偿还贷款及违约后需要交纳的违约金,全部资金必须由贷款担保小组负责人偿还。”也就是说,在贷款人违约的时候,还款责任全部转嫁到了担保人头上,资金最终能否安全回收完全要看担保小组的能力。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给人输血不如让他们自己造血。”这是云南发展培训学院的理念,他们一直在做的也是参与式的发展指导工作而不是输血式的扶贫。学院的项目经理杨荣臻说:“学院发展指导员所起的仅是宣传、指导作用,关键还得看农户自己。”对于扶贫,仅仅送钱送物是不够的,给项目、送技术,让农民真正从贫困中站起来,扶贫才算扶到了根本上。

上世纪80年代后,大西被列为重点贫困村。红塔集团也通过引进烟草种植来帮助大西村民。然而扶贫工作开展至今,大西的经济文化发展始终没有长足进步。有关人士认为,大西“久扶不起”的原因除了自然条件恶劣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地群众思想观念落后,自立、自强的意识差,长期的输血式扶贫更助长了一部分村民的“等、靠、要”思想,而云南发展培训学院小额信贷的目的恰恰是要杜绝这种思想,要培养村民自力更生的能力。

项目地负责人邱老师这次贷了1500元钱,想买个多功能碾米磨面机,学院的发展指导员在玉溪给他做了市场调查,最后给他一个性价比,但是,到底买哪种牌子的产品决定权还在邱老师自己,也就是说,学院的发展指导员不是农户的保姆,他只起到指导农户充分发挥其能动性的作用。另外,贷款合同中规定,云南发展培训学院的义务有:及时了解贷款农户需求;协调、参与塔甸镇人民政府和技术部门为贷款农户举办的项目规划及培训工作;负责向贷款农户联系农业生产资料等相关信息。正如学院副院长Lottle Lundsgaard女士所说:“我们不是输血式的扶贫,因为我们本身没有那么多钱,我们只是告诉他们怎么样才能更好地生活,我们讲求的是指导和合作,主体是农户自己。”

小额信贷受欢迎

在大西,小额贷款受到村民的热烈欢迎。大西村委会副书记邱文学说:“小额贷款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群众的困难,包括种子款、化肥款。”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学院的贷款金额有限,不能完全满足村民的需求,村民们都希望贷款的资金总额能在4至5万元左右,并且做到村民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贷给他们。另一个问题是学院的发展指导员是流动的,他们在项目地的时间只有5个月左右,村民们最担心这些发展指导员走后,他们该怎么办?他们更渴望可持续的发展,可持续的小额信贷。

记者发稿前获悉,云南发展培训学院的外籍负责人于近日决定,为强化发展项目管理工作,将增聘帮扶项目专职工作人员。

相关链接

我国小额信贷的现状

1994年,小额信贷的GB(乡村银行)模式被引入我国农村。起初,只是国际援助机构和国内NGO(非政府组织)针对我国政府1986年开始的农村扶贫贴息贷款计划中存在的问题而进行的一种尝试。因其成效显著,1996年受到政府重视,进入以政府扶贫为导向的发展阶段,2000年以来以农村信用社为主体的正规金融机构开始试行并推广小额信贷,我国小额信贷开始进入以正规金融机构为导向的发展阶段。目前基本形成了外国援助机构有期限的小额信贷项目;政府用扶贫贴息贷款实施的小额信贷项目;专业性NGO的小额信贷项目;政府要求农村正规金融机构实施的小额信贷项目;慈善性或非盈利性的试验性小额信贷项目五种模式。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